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浩 谱

寻觅网上歇息地

 
 
 

日志

 
 

铁水丹心  

2014-05-30 15:47:57|  分类: 原创文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轮已爬满额头,尘封的记忆重启,

   世事沧桑风逝去,铁水丹心留人间。

 

        在农村干了一个年周期的农活,招工开始了,首先 过第一关就是小队农民评审。那天晚上生产队开会对我们 每个知青一个一个的评论,我们小队就我们三个知青, 其他两个都姓刘,我们插队又是在刘家湾无形中我就成 了外姓人,大多数农民评价都很实际,肯定了我们的优 点,唯独一个妇女挑了我一些莫须有的不是,我左思右 想闹不懂她为什么会这样,明明都是些不存在的事情她 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来说,后来终于想明白,我是队 里记工员,有一次她儿子放牛把小队牛摔i死了,被我扣 了工分,当天她还骂骂咧咧的,社会这么残酷,人家 报复就在眼前。我心里一阵阵发怵,等待恶运的降临。

 

        过不久我们小队三个知青都接到体检通知,几年后 我听说本来我们小队要留下一个知青,我想这个留下的 多半是我。队领导考虑留一个知青留下会不方便,就让 我们小队知青都走了。看来大多数农民干部是体贴我们 的,我衷心祝愿好人一生平安。再若几十年后我回小 队,听说那个妇女死于作风问题,这也是天理照应,恶 人终会有恶报。

 

        我们处理掉全部家产一头胚子猪和舍不得吃的大米 包谷,我们几个女知青平时省吃俭用,先把年终分的土 豆吃完,这会儿把大米卖给了国家,也算得上是一个善 举。我们每个人分得一点钱我买了一斤细毛线,给妈妈 织了一件毛衣。也算是我对母亲的一片孝心。

 

        到机械厂上班是七0年七月中旬,第一次大会是大会 战动员,晚上近百人拥在饭厅,热气腾腾腾,厂长慷慨 激昂的说我们贫下中农……”云云,我顿时一头雾水,疑 惑自己是不是当了工人,后来才知道工人师傅基本都是 来于贫下中农,其老婆都在农村,这个贫下中农也就成 了口头禅。

 

        所有进厂的新工人都参加了铸工车间的大会战,大 会战是做铁管。我被安排到做泥芯。比起农活这个也不算很累的 活,就像小孩玩家家。管泥芯是在一个摇车上完成, 边摇边上沙浆,然后烘干。有好多新工人被分配造型工作, 蹲在沙堆了造出一个个管道外形,然后放进泥芯再合 箱。会战期间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我每天都是那些周 而复返简单的动作,摇着摇着就想睡觉,自己心里还好 羡慕那些造型的新工人,感觉那是多少有些技术含量。 没几天车间都摆满已经完工的铸造型,接下来就是浇 注铁水,把熔化成水的铁水倒在型里面,铁水冷却后 铸造成品就,整个生产过程都是原始的重体力。

 

        铸工车间开炉的情景很壮观,高炉的火焰直冲房顶,鼓风机 的轰鸣震耳欲聋。当高炉铁水冲出炉口,铁水飞溅象一 条巨龙。第一次置身于这种场面,如战士身临前线。面 对吞咽的火龙,我们好像是冲锋献阵的兵,我们新工人毫不 退却,与老师傅一起随着一声吼叫大家共同抬起几百斤 的铁水包,面对上千度的高温烘烤,把铁水倒进沙箱, 完成了浇注全过程。铁水映红了大家的脸膛,汗水湿透 了衣衫。待到车间型全部浇注完毕,我们都成了灰面 土人,厚厚的工作服浸透着白色的汗迹。大会战进行了一个月, 几乎天天晚上加班,有的工种甚至通宵达旦,有人困了就在 车间打个盹,天长日久大家都很疲惫,尽管这样我们仍 然快乐着,车间里l时时扬抑着大家的欢笑。

 

        一个月下来会战接近尾声,新工人重新分配车间。 我被留在车间的原工作岗位仍然是泥芯。按常规车间女工是可以不 用浇注铁水,几十斤重的铁包空拿就很吃亏了,何况还 得装铁水,这样的体力活女同志很难胜任。哪知道我们 这些不甘落后的女青年巾帼不让须眉,干活也不肯输给 男同胞。浇注工的活儿我们也去抢着干。我自己身材瘦 小,从来也不示弱。为了能够增强臂力,我们每天洗完 脸后端一盆水到宿舍,路上相隔五百米距离。一开始还 需要路上歇几次,以后逐渐就一口气端到宿舍。此后铸 造车间也打破常规,除了高炉工其他工种就不分男女。 在此,我深深的内疚,这项创举使多少女同胞为此付出 了代价。翻砂工上班很苦,但在那个年代吃苦是件光荣的事 情,我们崇尚的理想人格仍然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好 在我们还算能够调整利用安排时间,枯燥繁重的体力工作变得也有生气了。每次开炉后筛砂, 我们就一边筛一边学唱歌,不知不觉也学会好多歌。 在那个缺少文化生活的年代唱歌就算最高享受了。厂领导又 专门添置了一些乐器,下班后就可以学手风琴学各种乐器。我还买 了一些工艺操作技术书和基础文仳教程课本,其中也学了不 少知识,业余生活过得很丰富,乃至今天我还不能忘记那时 候那种发自内心的欢悦。

 

       半年以后修配厂要成立,我被选入新厂人员名单。 这无疑是熟悉的温馨环境里剔除,我需要重新去构建新的生活我怀着对老同事的依念步入新的单位。新建一个企业很 艰苦,从整理厂区搬石头开始,一直到下班后还要把工厂菜地料理 得能够出土豆。事无巨细样样得拿下。到晚上还得轮流值班守厂房。

        我所在的铸工车 间再没有原来的人气,不足十来个人在一个偌大的厂房里,每次开炉显然感觉人手不够,好在厂领导每次都能 够支援一下,也缓解点缺少劳力的情况。在车间里更加 不分什么工种,车间的活不论轻重都得干。新厂突击上 柴油机缸盖和缸体,加班加点都不分昼夜。有时候我晚 上加班休息一下大清早一个人又跑车间继续干,也不计报酬。几次碰到油田早锻炼的哥们他们都诧异。厂里每 次评先难得名单里面没有我,有一天清早起来竟发现工 厂墙面一整幅大字报,题目大概是向某某学习,这个某某就是我。我都没有去看写的什么内容,每次低 头从大字报下面走过。荣誉或是好事也是坏事,这种荣 誉无形中给增加压力,再以后总觉得事事只能做好不能 做坏,我更加努力的去做自己。铸工车间里面生产工具基 本没有机械化,我在一个杂志上看到一个震动筛资料, 于是我就和张同学一起合作在业余时间制作了这个筛机器,机器一次实验成功,大大提高生产效益,这让我 第一次尝试到文化知识的重要。在一次开炉的时候,突然铁 水炉发出怪叫,大家都惊呆了,我本能的冲过去,拉断 了电闸,停止鼓风,避免了一次事故。在场的厂领导表扬了我,这种坚强的意志是在坚韧不拔的持之以恒、不懈努力中磨练出来的。

 

        我的心在艰苦中锤炼,我的体魄在苦难中被摧残。 在超强重体力的劳动中我把眼泪和汗水一起咽下,我不断审视自己的社会价值,权当我付出生命又能够对社会 有多大贡献?没有多久我腰部疼痛不止,每次搬箱抬 铁水我都腰痛难受,每天中药不断也不计如是。到后来走路 脚也瘸拐起来,脖子也痛起来。种种这般的痛苦只能让 我们重新去找回自己。经多次申请述说领导终于同意我调出铸工车间,在铸工车间的八年后,我结束了恶梦中的铁水丹心生活,八十年代我调回武汉后,每每梦到又在利川铸工车间抬铁水,一阵惊吓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2014年7月28日改稿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